Search

糖尿腎病,30歲後的都市人都要留意

Updated: Apr 14



60歲的陳先生患上糖尿病十多年,早幾年情況轉差,開始注射胰島素,兩年前糖尿上眼,現在出現水腫及腎衰竭,準備接受洗腎治療。如果時光可以倒流……


文:譚雋熹醫生


糖尿腎病 隱型殺手

類似陳先生的個案其實並不罕見,隨着生活習慣改變,糖尿病在香港以至國內都有年輕化及普及化的趨勢。而香港需要洗腎的病人中,就有一半起因是糖尿病。糖尿病其中一個可怕之處就是初期並無明顯病徵,往往是在檢查時偶然發現,或是病情已去到一定嚴重性,才被發現。如果可以坐叮噹的時光機回到過去,情況或者可以改變!


30歲 防患未然篇

回到陳先生30歲時,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,為口(或為樓)奔馳,長時間工作應酬,缺乏運動營營役役下,身家沒有增加很多,但身形卻暴漲了不少。與其將一生投資在層樓上,倒不如投資在自己的健康上,更是對家人的長遠承擔。其實這時陳先生應多加留意自己有沒有以下的糖尿風險:


(1)家族史。

(2)妊娠糖尿病史(針對婦女)。

(3)缺少運動。

(4)肥胖。

(5)飲食不健康(多鹽多肉多甜)。


如果父母同有糖尿病史的話,患糖尿的風險會增加五至六倍,曾在懷孕時有妊娠糖尿的婦女也有較高風險。病史不能改變但生活習慣卻可以,平日應注意飲食、多做運動,世界衞生組織建議成年人每週做至少150分鐘中等強度的帶氧運動,亦要留意有否肥胖,以亞洲人的標準來說,男性腰圍大於90厘米,女性腰圍大於80厘米,即屬於中央肥胖。亦可計算自己身高體重指標(BMI),以亞洲人的標準來說BMI超過23已屬超重。體重指數(BMI)=體重(公斤)÷【身高(公尺)】2。


糖尿病屬於多成因的疾病,上述提到的是讀者較易留意得到的風險因素,如果有多於一項的風險因素,請定時檢查血糖,謹記糖尿早期並無明顯病徵,必須防患未然。


40歲 防微杜漸篇

回到陳先生40歲時,一次小意外到急症室求診,無意中發現血糖高後被診斷患上糖尿病。這種偶然發現血糖高的情況很常見,其時血糖可能已高了好幾年,只是未被發現而已。一般而言診斷及監察糖尿病可以靠驗血,檢查空腹血糖以及糖化血紅素(HbA1c)。


糖尿病最令人聞之色變之處,就是能夠引起各類長遠併發症。如果血糖長期控制不理想,會對身體的大小血管以及神經線造成破壞,因此糖尿病的患者最好每年進行併發症檢查,檢查通常會涵括驗血(膽固醇、腎功能等)、驗尿(蛋白尿)、足神經測試、眼底(視網膜)檢查等。


二型糖尿病的初期通常可以靠口服血糖藥控制,如果患者已經出現糖尿腎的病徵(早期的病徵就只有蛋白尿),則可以用ARB類的降蛋白尿藥物,雖然早期的糖尿及糖尿腎病沒有病徵,但嚴格控制及監察仍可減低或延緩併發症的發生。


50歲 力挽狂瀾篇

回到陳先生50歲時,因為一直對病症掉以輕心沒有準時服藥及檢查,糖尿及腎病已變得嚴重,醫生建議要每天注射胰島素,陳先生十分徬徨。


在腎功能開始惡化後,一些常用的糖尿藥如二甲雙胍必須停服,血糖的控制變得更難,這時就有需要考慮用胰島素。胰島素必須注射,通常每天一次至三次,控制血糖的功效雖然理想,但一來不方便,也有尷尬和痛的考慮;二來胰島素會令體重增加;再者血糖低的風險亦會增加,因此病人比較抗拒。近年其實多了很多糖尿病的新藥,有些胰島素只需每天一針,血糖較穩定之餘低血糖風險也大大降低,亦有一些新藥如SGLT2抑制劑,或GLP1受體促效劑,除可降血糖、減輕體重,對腎臟亦有保護作用,或可延遲使用胰島素的時間。


至於糖尿腎病方面,當腎功能已顯著下降便很容易出現鉀質高的情況,之前提及的ARB型藥物未必適合,這樣就必須由專業的腎科醫生診治,調節藥物及監控病情。


60歲 積極面對

糖尿腎到了末期就需要洗腎,一般而言洗血(血透)較洗肚(腹透)對血糖影響較少。如果有機會接受腎移植(換腎)當然更理想,這節留待下回再續。



*如有任何問題,歡迎致電 2789 8000 或以電郵 drtamchunhay@gmail.com查詢

91 views0 comments